首 页 >> 新闻信息 >> 信息速递

关爱留守儿童“邵阳模式”:爱心“园长”,守护成长

信息来源:今日女报/凤网       发布时间:2019-05-30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从小没有父母的亮亮(化名)终于开朗了,奶奶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亮亮是邵阳市邵东县廉桥镇丛光村的留守儿童,从小不爱说话,也不愿意与同村的孩子正常交流。好在,两年前,村部成立“儿童之家”,村委会主任兼妇联主席宁小燕担任儿童主任,一大批爱心志愿者下村入户,主动与孩子们交朋友,帮他们走出了孤僻的阴影。

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会长王群英说,邵阳是湖南省留守儿童最多的市州,有超过八成的村妇联主席正兼任村儿童主任——她们与村里的儿童长期生活、定期家访、举办活动,搭建起国家政策与困境儿童对接的桥梁。

这些年,为了关爱留守儿童,邵阳市探索出“政府主导、群团介入、社会参与、家庭尽责”的留守儿童关爱新模式,在基础设施建设、人才队伍建设、关爱保护系列活动等方面建立起了较为全面、完善的关爱保护体系,成功打造了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留守儿童留守不孤单”的“邵阳模式”。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5月28日,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在邵阳绥宁县关峡苗族乡花园阁村调研农村留守儿童工作时,对“儿童主任+社会工作者”的“邵阳模式”表示高度肯定,并要求进一步加大留守儿童之家建设力度,充分调动专职或兼职人员的积极性,更好发挥平台作用,促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那么,儿童主任究竟在“邵阳模式”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在第70个“国际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前往邵阳,记录那些在贫困乡村里守护留守儿童“最后一公里”的“爱心园长”。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湖南省妇儿工委副主任、省妇联主席姜欣(中)在邵阳市邵东县调研留守儿童工作。

65名留守儿童的“园长”

5月26日,阳光明媚,陈秋香起了个大早。

陈秋香是新邵县雀塘镇龙头村儿童主任。出门时,她在“留守儿童家长微信群”里跟每个孩子的监护人再次确认活动信息,随后来到村头的小卖部买了三斤肉——这一天,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的志愿者们会来村里,陪伴留守儿童。

陈秋香希望,这些奔波在乡村里的留守儿童关爱者们能吃上一顿美味的午餐。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上午9时,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谢君带着志愿者们准时到达。志愿者们的车子刚停稳,原本在村部“儿童之家”看书或在前坪打乒乓球的孩子们全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喊着他们熟悉的“老师”名字。

陈秋香和每一位志愿者打着招呼。自2017年担任儿童主任之后,她熟悉了村里的每一名留守儿童及其家庭。每个周末,她都要和村妇联主席周亚群一起,协助志愿者陪伴村里的留守儿童。

村里建有儿童之家,里面有民政、妇联等部门送来的玩具和书籍。最初接下儿童主任这个职务时,原本是村里计生专干的陈秋香觉得,“可能是要我带着村子里的孩子们玩吧?”

有意思的是,那时,村里的老人带着孙子孙女串门,来到儿童之家见到陈秋香的第一句话也会问:“听说你负责这个游乐园?你是园长吗?”

就这样,陈秋香成了龙头村里最受老人和孩子欢迎的“园长”。

然而,儿童之家和儿童主任到底是干什么的?接受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组织的培训之后,“新官上任”的陈秋香开始入户走访,“严格按照培训时学的工作要求对村里的儿童情况进行梳理,尤其是涉及留守儿童、孤儿、困境儿童的信息,更要详细记录。”

如今,谈起村里65名留守儿童,陈秋香头头是道——谁的父母在哪里打工,谁的父母离异了,谁和爷爷奶奶有矛盾,谁的性格孤僻一些,谁的学习成绩好……陈秋香全都“门儿清”。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帮助农村孩子走出孤僻

除了及时收集儿童需求信息、配合志愿者老师带着孩子们做活动,儿童主任还有怎样的任务?宁小燕的回答是——帮助困境儿童申请补贴和救助。

宁小燕是丛光村村委会主任兼妇联主席,但近两年,她又多了个新身份——村儿童主任。在接受有关社会工作技能的培训后,她成了一名深入村里每户家庭、算着日子陪不同孩子玩耍的“孩子王”。

村里由奶奶抚养的11岁女童亮亮(化名)的孤儿津贴,就是宁小燕申请的。她还为亮亮家申请了危房补助和低保。

亮亮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奶奶年纪很大,身体不好,日子过得非常清苦。更让人心疼的是,孩子总不大爱说话,也不愿搭理人。奶奶很担心:“以后孩子出了社会该怎么生存?”

好在,宁小燕经常来家里陪亮亮和奶奶。每逢周末,她还会叫上一群志愿者,带着村里的孩子们一起与亮亮交朋友。慢慢地,原本性格孤僻的亮亮,如今也开朗了。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面对性格内向的留守儿童,王群英总会希望多一点时间陪伴他。

赤脚站在乡村大地上

熟悉农村文化、陪在孩子身边、了解孩子家庭、观察孩子变化……这些都是儿童主任的工作任务。

长期研究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的南开大学周恩来管理学院副教授黄晓燕表示,儿童主任这一理念的灵感,来自于我国以往的一个卓有成效的卫生制度——始于上世纪60年代的“赤脚医生”队伍。

“赤脚医生”曾被联合国誉为卫生领域创新的典范。在1960至1980年代,这支半农半医的队伍,极大地满足了我国广大农村地区农民的基本保健和医疗需求。而儿童主任的设置,正是仿效这支队伍——通过培养一支“赤脚站在乡村大地上”的儿童主任队伍,担负起帮助关爱乡村留守儿童、孤儿、困境儿童等弱势儿童群体的职责。

儿童主任只有一个人,该如何形成一套完整的关爱机制和体系呢?

邵阳市民政局局长刘得正告诉记者,邵阳市政府出台了《邵阳市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市、县、乡、村各级成立由分管领导任组长的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领导小组,明确民政牵头责任,妇联、共青团、关工委等单位的协管责任。建立起了以市民政局儿童福利指挥中心为主导,以县民政局儿童福利指导中心为支撑,以乡(镇)、街道儿童福利工作站为抓手,以村(社区)儿童之家为依托的四级服务体系。

“专业引导是留守儿童关爱工作最行之有效的手段。我们通过向市家庭教育研究会购买服务,在基层儿童之家搭建了1+1服务模式(一名村儿童主任+一个志愿者团队),将专业人才和社会力量整合起来,真正将专业服务惠及每个留守儿童。”刘得正说。

而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包括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央团校)原党委书记、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陆士桢教授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等在内的专业师资团队,为儿童主任和志愿者进行培训。

“课程包括儿童福利和儿童保护,儿童帮扶政策和资源连接方式,甚至有儿童心理介入、儿童发展辅助、家庭教育等深层次的内容。”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会长王群英说,民政、妇联等相关部门也好,公益机构、社会组织也好,依靠儿童主任和各种力量有效对接,才能真正为孩子们解决服务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乡村里的“心灵导师”

与陈秋香和宁小燕一样,将每个周末奉献给儿童之家的村儿童主任还有很多——由于爱心陪伴,孩子们和儿童主任越来越亲近,父母和爷爷奶奶等监护人一旦遇到教育方面的问题,都会愿意向儿童主任寻求帮助。

家住邵阳市大祥区板桥乡立新村的小智(化名)3岁时母亲去世了,一直由爷爷奶奶照看。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只能回两次家,平时也极少电话联系。长时间亲情和家庭教育的缺失,造成小智叛逆的心理。

“上幼儿园时,同班80多个孩子无一幸免都被他打过。”立新村妇联主席、儿童主任岳海燕说,小智成了远近闻名的“捣蛋鬼”,村部房间窗户上的玻璃,都被他用石子砸烂过。

小智的状况,引起了岳海燕和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志愿者领队谢君的注意。

“奶奶告诉我们,孩子每天晚上都躲到鸡窝里看母鸡抱着小鸡睡觉。”谢君说,当时她听着感到很心疼,“这是一个极度渴望关爱的孩子!”

谢君将小智列为“重点关爱对象”。在与小智父亲取得联系后,她详细了解了孩子的成长经历、家庭教育背景后,为小智的心理情况进行了一个专业测评。然后,还安排了两名心理咨询师志愿者每周六在村部“儿童之家”对小智进行一对一的心理辅导,并积极邀请孩子参加团体活动。

在大家的努力下,小智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如今,他与同学的关系融洽了,会主动参加各类团体活动,更愿意与父亲说心里话,连学习成绩也进步了不少。

小智的父亲欣喜地记者,2018年,小智在参加活动后回家,给他准备了一份礼物,“是两朵美丽的纸花,他说这是在老师的指导下做的!”

关爱留守儿 “邵阳模式”

翻山越岭的志愿者

每次志愿者到村,陈秋香都忙得停不下来——活动排得满满当当,有志愿者带着孩子们进行升国旗仪式,有志愿者领着孩子们诵读经典;来自群艺馆的志愿者会带着孩子们一起做手工纸花,来自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志愿者给孩子们教授心肺复苏术……

陈秋香说,最初办活动时,志愿者可没这么受欢迎。

62岁的赵平凡是邵阳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在邵东的志愿者领队之一。她告诉记者,最初她带志愿者去村里做活动时,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孩子,家长们都是用质疑的眼神看待她们。

内向胆怯、难以信任别人,是很多留守儿童共同点。而隔代教育方式方法的缺失,也加剧了孩子内心的鸿沟。

有一次,赵平凡在丛光村做活动,有一名孩子不是很专心。孩子的奶奶在边上看到自己的孙子老是做不好,一时气急,冲过来对着孩子的脸呼了一巴掌。

“孩子一下就哭了。”赵平凡说,“我赶紧把奶奶拉开,告诉她,孩子一定有他的诉求和需要,我们要相信他能做好。”

劝开了奶奶,赵平凡又细细开导孩子。孩子告诉赵平凡,奶奶平时很严格,让他感觉非常紧张。聊完后,孩子解开了心结,又重新融入集体。

“志愿者的付出是有意义的。”王群英告诉记者,截至目前,他们共开展了留守儿童关爱保护活动4269场,其中线下活动1816场,线上家长成长课堂2453场。翻山越岭来到一个个偏僻的村子开展儿童关爱巡讲活动的志愿者们并不容易,很多志愿者都是牺牲了自己周末的休息时间,克服了很多困难来陪留守儿童,甚至有的志愿者把孩子、老人都一起带了过来。

而如何组建一支能够长期、持续专业的志愿者讲师队伍,则是更大的挑战和考验。王群英说,为了保证志愿者的服务能力,研究会除了对所有志愿者开展培训考核外,还施行了一套“积分银行”规则——儿童福利主任和志愿者每次开展活动都会评分和表彰,“优秀者会被送到首都师范大学免费学习,并考取高级家庭指导师证,让他们更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

声音

“儿童之家”的无限可能

5月27日,国家民政部联合教育部、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等10部门制定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让湖南省民政厅儿童福利处处长张颖很受鼓舞。

“《意见》把儿童主任的管理和队伍建设更加细化,进一步明确了儿童主任的身份和职责,也便于社会认知和关心支持他们的工作。”张颖告诉记者,目前湖南省1500多个乡镇(街道)、26000多个村(居)分别设立了“儿童督导员”和“儿童主任”,全部录入信息系统实现了实名制管理,并明确了他们的各项工作职责,为儿童服务递送“最后一公里”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省民政和省妇联也正在整合资源,希望在儿童之家建设和日常管理等方面大力合作,发挥整合效应。

另外,《意见》也进一步明确了多方力量共同参与的儿童关爱服务工作格局,提出“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培育孵化社会组织”、“推进政府购买服务”、“发动社会各方参与”等多项内容,这也让更多从事留守儿童关爱工作的社会组织充满信心。

继续加大儿童之家的建设力度

“5月28日杜家毫书记在‘六一’儿童节前夕调研留守儿童工作,充分体现了省委、省政府对于留守儿童的重视。”湖南省妇儿工委副主任、省妇联主席姜欣表示,省委书记杜家毫在多个场合都曾表达过他对留守儿童的万千挂念与深情关爱,强调要给给留守儿童美好的明天。

“邵阳的经验值得推广,很多有责任心、有爱心的村妇联主席成为儿童主任,担起了关爱留守儿童的重任。市家庭教育研究会组建起来的一支长期服务于儿童关爱工作的志愿者讲师团队,这两支队伍共同形成了关爱留守儿童的合力。”姜欣说,接下来,省妇儿工委办和省妇联将按照杜家毫书记的要求,与民政等相关部门加强合作,加大儿童之家的建设力度。

在姜欣看来,各部门应该整合力量,帮助儿童之家建立专兼结合的管理队伍,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探索把村儿童主任、妇联执委、“五老”(老党员、老干部、老军人、老模范和老教师)、乡贤、大学生村官、志愿者等人员统筹起来,建立起一支服务儿童的队伍,把儿童之家的功能和作用发挥得更好。

延伸阅读

一图读懂儿童主任的日常工作

1.负责做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日常工作,定期向村(居)民委员会和儿童督导员报告工作情况。

2.负责组织开展信息排查,及时掌握农村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和散居孤儿等服务对象的生活保障、家庭监护、就学情况等基本信息。

3.负责指导监护人和受委托监护人签订委托监护确认书,加强对监护人(受委托监护人)的法治宣传、监护督导和指导,督促其依法履行抚养义务和监护职责。

4.负责定期随访监护情况较差、失学辍学、无户籍以及患病、残疾等重点儿童,协助提供监护指导、精神关怀、返校复学、落实户籍等关爱服务,对符合社会救助、社会福利政策的儿童及家庭,告知具体内容及申请程序,并协助申请救助。

5.负责及时向公安机关及其派出机构报告儿童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或失踪、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或不履行监护责任、疑似遭受家庭暴力或不法侵害等情况,并协助为儿童本人及家庭提供有关支持。

6.负责管理村(居)民委员会儿童关爱服务场所,支持配合相关部门和社会力量开展关爱服务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