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信息 >> 信息速递

擦亮孩子双眼,湖南教妈妈们“出招”

信息来源:今日女报/凤网       发布时间:2019-04-04

文: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

窗外春雨朦胧,天色已亮。在外婆的催促下,家住益阳市赫山区桃花仑社区的5年级小学生周雅(化名)从床上慢慢爬起来——昨晚12点才躲在被窝里看完一部电视剧的她睡眼惺忪。当她抓起枕边那副400多度的眼镜戴上,走出房间,妈妈杨娟早已把早餐端到桌上。

还有几个月就将参加高考的陈嘉(化名),过年期间很少走亲访友,一直在各类补习班之间穿梭。自律的陈嘉每天学习到深夜,妈妈刘瑛对儿子的成绩感到很欣慰,但也对他800度近视的眼睛充满担忧。

周雅和陈嘉,正是儿童青少年严重视力问题的典型代表。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近视患者人数已经多达6亿,是青少年近视率全球第一的国家。

面对这一困境,湖南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与爱眼公益基金会共同成立“爱眼妈妈基金”,并在湖南省妇联的支持下,于3月19日正式启动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科普妈妈行”公益项目(以下简称“妈妈行动”)。

“妈妈行动”希望通过向妈妈们教授正确的眼健康知识,让妈妈们关注家庭成员的眼健康状态,进而与学校、政府一道共同防治青少年儿童近视的发生,并探索青少年近视防控的湖南模式,“擦亮”孩子们的双眼。


近视正日渐成为“国病”

3月19日,益阳大剧院,1200多个座位被家长和孩子们坐得满满当当。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半以上的孩子都戴着眼镜。

当天,在湖南省妇联和省政府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指导下,省妇儿基金会、爱眼公益基金会和爱尔眼科湖南区携手在益阳共同启动了“湖南省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科普妈妈行”公益项目。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视光学组副组长,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杨智宽表示,近视正日渐成为我国的“国病”。如果任其发展,到2020年,我国5岁以上人口的近视患病率将增长到50.86%-51.36%;5岁以上人口的近视患病人口将接近7.04-7.11亿,患高度近视的总人口将达到4000-5155万人。

杨智宽告诉记者,近视不仅危害当代社会,更可能危害未来。在他看来,一方面,人群近视程度日益向高度近视演变,会导致产生各类眼底病变,造成严重的永久性视功能损害;另一方面,由于近视的可遗传性和家族聚集性,近视的早发和高度近视高发也将影响我国未来的人口素质。而近视等视觉健康问题带来的医疗成本、低视力与盲人的康复成本、劳动参与和生命质量的损失,将造成巨大的社会经济损失。


五大问题造就“近视大军”

两年前,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的研究者们开始思考用大数据来进行近视研究与防控。

研究者们开发出了一种叫“云夹”的眼镜夹扣,可以很方便地夹在眼镜腿上,利用里面的平衡传感模块、毫米级测距模块和光照检测模块,采集使用者的用眼数据和习惯。

作为全世界第一个近视眼防控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云夹”能够对佩戴者的用眼距离、用眼时长、用眼角度、环境光照和户外日照时长5个维度进行精准监测,对近视相关行为监测准确性高达97%。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硕士生导师蓝卫忠副教授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云夹”所采集的数据通过蓝牙自动传输到全球云平台,经大数据技术以及医学专家对获得的数据进行分析和研究,最终为医生与家长提供科学防治近视参考。


两年多的时间里,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依托“云夹”,对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两万多名6-17岁学龄儿童青少年进行用眼行为数据搜集,获取了1.8亿条有效数据。

杨智宽告诉今记者,通过“云夹”获取的数据显示,儿童青少年在用眼距离、持续时间、环境光照、用眼姿势及户外活动时长等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而在家用眼行为比在学校差。

“环境危险因素是青少年近视眼的重要成因,环境危险因素的管控是青少年近视眼防控的重要环节。”杨智宽说。


近视防控,妈妈“出招”

在杨智宽看来,视力健康是衡量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和水平的重要指标,也是衡量民族体质健康的重要指标,“近视防控已经不只是一个社会公共卫生问题,而是关系国家和未来的大问题,将影响到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也将影响到中华民族的可持续发展。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针对青少年近视问题连续作出重要指示的原因”。

同样对儿童青年少近视问题忧心忡忡的,还有湖南省政协常委、省妇联副主席卢妹香。

2019年湖南“两会”期间,卢妹香提交了《关注青少年健康从“心灵的窗口”开始》的提案,提出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体系的建议。

提案中,卢妹香提出了将近视防控工作及目标作为民生实事纳入政府绩效考核范畴、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预防工作纳入到国民健康保障体系,设立专项资金,成立专家委员会等一揽子建议。

同时,作为省妇联副主席,卢妹香认为,家庭对孩子的成长和习惯养成至关重要,“母亲作为儿童青少年的第一任老师,承担着家庭教育的重要职责,母亲的认知及素质直接影响着家庭健康质量和儿童的发展水平,作为整个家庭的核心,如果妈妈们能充分认识近视防控的重要性,掌握相关知识,更能有效引导孩子的近视防控”。

湖南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与湖南爱眼公益基金会经过多次磋商后,决定在妇女儿童眼健康及医疗领域开展专项公益战略合作,发起青少年近视防控“妈妈行动”。行动计划深入湖南省内各村落、社区和校园,由“爱眼妈妈基金”提供资金支持,协调爱尔眼科医院湖南区开展眼健康筛查、科普宣教等工作,并及时提供医疗干预。


青少年近视防控“湖南模式”

杨智宽表示,教育部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有关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已将青少年近视防控上升到国家政策的高度。但参与主体最小、参与数量最多的家庭层面一直没有形成有效的应对模式。“‘妈妈行动’聚焦在家庭教育的主导者——妈妈的身上,通过教授妈妈们正确的眼健康知识,让妈妈们关注家庭成员的眼健康状态,进而与学校、政府一道共同防治青少年儿童的近视发生,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创造性。”

卢妹香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妈妈行动”计划在全省举办1414场眼健康科普讲座,“湖南14个市州,每个市州举办101场,其中,100场小规模讲座,100人参加;1场大规模讲座,1000人参加。”同时,活动将携手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湖南区开展眼健康义诊筛查,为检查对象建立眼健康档案,在学校组织筛查时,还将为学校提供一份学生眼健康总体评估报告。


3月19日,在益阳大剧院参加完“妈妈行动”、听完蓝卫忠副教授讲座的妈妈杨娟,打算把女儿一回家就抱着不撒手的iPad没收一段时间。她还制定了计划,准备和丈夫一起陪着女儿走出家门,多做户外活动。

陈嘉的妈妈刘瑛了解到“超过600度的近视可能出现视网膜脱离、黄斑出血等并发症”后,有些后悔。她知道过重的学习负担给孩子的眼睛和身体都造成了巨大压力,但在此前,她一直错误地以为“孩子18岁之后做个手术就可以恢复正常视力”。回去之后,刘瑛打算及早带孩子到医院检查治疗,“千万要避免出现并发症,给孩子带来终身的伤害”。